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地址:缅甸孟平经济开发区105号

邮箱:[email protected]

电话:153-3162-6661

传真:153-3162-6661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爱是一只红苹果

发布时间:2018-04-10

 我发现韩雷和那个发廊女之间的勾当时,心都碎了。要知道,这时候,我们的女儿才刚刚1岁半。
  
  从高中一年级我和韩雷就开始恋爱,到结婚,整整相恋了8年时间。高中毕业的时候,我考上了一所专科学校,而韩雷高考落榜了。他很自卑地要求和我分手,说:“以后,我将是一个流浪者,打工仔,肯定灰头土脸的,粗俗,低微,怎么能配得上你这大学生呢。”这么说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噙着泪水,那眼泪在他的眼眶里转来转去。我别过了脸去。我看见夜色里的小河也在哭泣。月光也是一种忧伤的光芒。
  
  我忽然转过头去,一下扑进韩雷的怀抱,说:“请你相信,我会永远爱你的。也请你相信,我们会在一起的。”一个少女的心,既然在一个地方绽放了,那么,她就会把自己的芬芳全部喷洒在那里。那时候我的心是多么的单纯呀!单纯得让人感动。
 
 
  
  可是,在落榜痛苦中的韩雷,自卑占据了他的心。他使劲推开了我,大声说:“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迟早会离开我的。即使你不离开我,我也会离开你。”
  
  我伤心地问:“为什么?”
  韩雷痛苦地说:“我不想永远用仰望的姿态面对我的女人。”
  
  我使劲摇了摇头,说:“不会的,不会的。上了大学有什么了不起呢?我永远都是你的小妹。乖乖的小妹。请你相信我!”我再一次扑到那个瘦弱而颤抖的人的怀里。我知道,他太需要一点温暖,而这一点温暖,只有我才可以给他。
  
  可是,他再次把我推开,说:“我不会相信你的!”
  
  我哭着说:“怎么样你才可以相信我呢?”
  
  韩雷忽然说:“除非,除非你是一只苹果。”
  
  在我们的家乡,有许多的苹果园。韩雷的农村老家里,也有一大片苹果园。一个苹果正青涩地生长着的周末,他带我到他家的果园里去玩,我们看见一个苹果长得非常漂亮,高高地挂在枝头。韩雷拉着我的手,说:“这个苹果是我们俩的爱。”我当时脸一下就红了,低下了头。韩雷说:“它是我们的。”他在那个青涩的苹果上刻下了大写字母“LY”,我知道,这是我们两个人姓名的首写字母。结果,苹果成熟的时候,我们的红苹果长得格外大,格外红,而那两个字母也长得格外显眼。
  
  我望着夜色里的韩雷,不解地问:“为什么这么说呀?我怎么可以是一只苹果?”
  
  韩雷说:“在苹果上刻上我的记号,那么,这个苹果就是我的了。”
  
  我说:“你是说,假如我是你的,就应该有你的记号?”
  
  韩雷使劲点一点头,说:“当然。你还记得我们的那个红苹果吗?上面因为有了我们的记号,才成为了我们的。如果没有我们的记号,谁会相信它是我们的呢?”
  
  我低下了头,说:“我愿意做你的红苹果。永远。”
  
  韩雷捧起了我的脸,用颤抖的声音说:“真的吗?”
  
  我说:“真的!”
 
 
  
  就在那个黑色七月的夜晚,在城外小河边的草地上,韩雷在他的红苹果上永远地留下了他的记号。我把我还没有完全发育好的身体交给了那个同样没有完全发育好的人。一个青涩的苹果,在它今后的成长旅途中,就这么永远地带着那一个记号了……
  
  回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抱着我们的女儿泪流满面。为了他的背叛,为了我的痴情,为了女儿的苦命。想一想,我们可怜的女儿,她一出生就要面对这样的家庭,该是多么大的悲哀呀。我知道,我们的家庭会因此发生变故的。悲伤过度了,也就变成了愤怒。我愤怒了。我顺手抓起一样什么东西就使劲摔到地上,碟子摔了,遥控器摔了,花瓶也摔了,把屋子里弄得一片狼籍,女儿哭,我也哭,最后我又抱起女儿一起哭。
  
  韩雷回家来的时候,看到屋子里一团糟,肯定是明白了,我是已经知道他和那个发廊女之间的龌龊勾当了。他毕竟是心虚了,也不想把事情弄大,就低顺着眼,收拾起房间来,最后默默进了卧室,早早睡下了。自始至终,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我知道,他的心里肯定是在盘算着怎么做。事情既然到了这样的地步,肯定是要找一个办法出来解决的。
  
  我抱着女儿在沙发上坐了一夜。
  
2
    
  我决定去找那个小巷发廊的女人谈一谈。
  
  我知道,我这么做其实是很幼稚。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既然那么在乎这段感情,我既然那么死心塌地、心甘情愿地爱着韩雷,我就要去挽救我的婚姻,挽救我的爱。
  
  我一直以为,既然一朵花在一个地方选择了绽放,那么,她就要在那个地方吐洒自己全部的芬芳。其实,我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没有这份固执,我想,我和韩雷之间也不可能一路走来,直到今天。要知道韩雷高中毕业后干过各种各样的工作,都不顺心,他颓废了,踌躇了,也迷失了,是我一次次用我少女的温柔去温暖他,去鼓励他,去爱他。在这几年里,假若我稍稍有一点犹豫,我想,我们是不会走到一起的,我们的爱也就不会这么一路走来的。我想,女人的心,至少是我的心,是有包容性的。我在包容着我所爱的这个男人的一切。
  
  其实,很多时候我并不很清楚我到底是爱他什么。我妈妈和我姐姐,还有好多我的亲人和朋友,都问过我,你一个大型企业的财会人员,到底是在爱着韩雷什么?他目前只是一个粗俗脆弱的出租车司机,你一次一次包容他的过错,到底值不值得呢?我都一笑了之。我没有想过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也许,只是为了我最初的少女的许诺。
 
 
  
  小巷发廊在城郊一个偏僻的胡同里。可这里的偏僻,并遮蔽不了小巷发廊的暧昧。我认得那个女人。一进发廊我就朝她走去。她并不十分漂亮,但她浑身的妖媚,摄人魂魄的一种妖媚。她说:“我知道你会来。”
  
  我很沉静,说:“我应该来了。”
  
  她一愣,她仿佛做好了吵闹的准备,是我的沉静让她吃惊。发廊里的几个女孩女人各自忙碌着招揽自己的生意,似乎对眼前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并不怎么在意。
  
  我说:“我想和你谈一谈。”
  
  她忽然又显得有点泼皮,点上一枝女烟,吐几个烟圈出来,漫不经心地坐到按摩床上去,翘起她的丝袜秀腿,看了看我,说:“我知道,你是想让我放了你的男人。我们不必多说什么,我是有条件的,你必须在我的忏悔书上签字摁手印。或者,你自己在身体任何一个部位用烟头烫出一个疤来。因为拒绝在忏悔书上签字的女人是最蠢的女人,烫烫你那愚蠢的心看看还有没有知觉。哈哈哈哈。如果两个条件都不答应的话,那么我会纠缠到底。你应该清楚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你怕的,我肯定不怕,你不怕的,我当然更不怕!”
  
  说着,她取出一个烫金笔记本,打开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写着“男人都是肮脏的,没有一个可信。我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只是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而已。我不会相信爱情的存在。我每天都赌咒天下的男人都快点死去”,我吃惊地觉得,面前的这个妖媚女人是个可怕的精神病患者。可更让我吃惊的是,在这段恶毒的文字下面,居然已经有了十几个不同字体的签名,并且都摁着血红血红的手印!
  
3
  
  
  韩雷很痛苦的样子。我似乎又看见好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在小河边的韩雷,他的眼里也是这样充满了忧伤和泪水。
  
  韩雷说:“我是不小心陷进去的。我越陷越深。你知道,面对她的纠缠,我已经无法回头了……”
  
  我望着韩雷,又望着女儿,心痛如刀绞。我说:“你还爱我吗?你还爱我们的女儿吗?”
  
  韩雷说:“当然爱!当然!只是,我摆脱不了那个女人的纠缠。你知道,她那样的女人什么事情也能做得出来。她是个疯子。”
  
  原来,韩雷是在我怀孕期间出的事。韩雷和朋友去了一次小巷发廊按摩,结果那个女人就粘上了。开始,韩雷只是过过嘴瘾,开个半黄不黄的小玩笑。结果,一步步发展到身体接触。韩雷正是饥渴的时候,一点就着。他本以为付给那个女人钱就没有事了,可是那个女人粘到身上就撕扯不下来了。通过几次之后,韩雷感觉到了危机,就果断提出分手,可那女人要挟他,说不按月给她生活费,不按时和她上床满足她的生理需求,就要闹到家里来。就这样,韩雷陷入了这场危险的纠缠里。
 
 
  
  韩雷绝望地望着我的眼睛,说:“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呢?我是爱你的,从一开始就爱,永远都爱,也爱咱们的女儿,我怕那个女人伤害你们,我想结束这场纠缠,可是,我做不到,我真该死……”
  
  我一下扑进了这个已经发胖但依然颤抖着的男人的怀里。我知道,他的心需要温暖。而只有我,才可以真正给他温暖。我将这个男人紧紧抱在怀里,抱了好久好久,就像是在安慰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过了良久,我说:“你放心,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请你相信我。”
  
  我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韩雷一把拉住我,问:“你去哪里?”
  
  我说:“我去去就来。你看好咱们的女儿。等我回来,一切都会好了。”
  
  出了门,我打车直接奔向了小巷发廊。
  
  她见我走来,冷冷地笑了起来,我发觉她是一个可怕的恶魔,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出了恐怖的目光。她把那个烫金的笔记本放到我的面前,说:“签上你的字,咬破手指摁上你的手印,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呵呵,像上面这17个可怜的女人一样。”
  
  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很长时间,说:“你说话算话吗?”
  
  她又点上一枝烟,说:“当然。女人是说话算话的。尤其是一个看透了这个世界的真正女人!”
  
  我冷笑了一声,说:“我不会赌咒我的男人。我也不会亵渎爱情。我选择你的烟头!”
  
  说着我抓过她的香烟,猛得摁到自己的手背上,一股钻心的痛让我的每一根神经开始痉挛,我发出一声悲惨的叫声,我听见烟头把我的肉烧得吱啦啦地响。
  
  那个女人倒退了一步,一下跌坐在了椅子上。
  
  这时候,韩雷忽然闯了进来,一把把烟头夺去朝那个女人的脸扔去,使劲把我抱在了怀里。我听见他的胸膛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哀号,他开始大声喊我的名字,眼泪吧嗒吧嗒地滴进我的脖颈里去。
 
4
  
  
  噩梦结束了。韩雷重新回到了我的身边,重新回到了女儿的身边。
  
  韩雷对我们越来越体贴,我感到无比欣慰。
  
  好多时候,我抱着熟睡的女儿,在阳台上享受着暖暖的阳光,看着韩雷一会儿洗尿布,一会儿收拾房间,这里那里地忙碌,心里觉得非常塌实,我觉得我的选择是对的,我的付出是值得的。
  
  有一天,韩雷忙完了,他挨着我们娘俩坐了下来,看着我们傻笑。
  
  韩雷说:“其实,我一直都是用仰望的姿态来看你。回想我们所走过的路,我深深地觉得,你对我的爱,你的宽容,你的博大,值得我用一生去真心地回报。”
  
  我很甜蜜地依偎到他的肩膀上,闭上眼睛,仔细体味着这份幸福与甜蜜。
  
  我说:“其实,人一生最大的幸福,是在爱与被爱中感动,而不是在不爱与无爱中悔恨。爱是生活的真谛。爱是什么呢?爱,其实就是一只红苹果。你还记得我们的红苹果吗?是你的红苹果,就在上面做一个记号。高考那年,我要远走去上大学的时候,我成了你的红苹果,你在上面做了你的记号。从此,我的身体上就有了你的烙印。我就是你的红苹果了。好多年以后的今天,当你迷失了方向要朝泥潭深处陷下去的时候,你亲眼看见我在自己的身体上烫了一个记号,这个记号应该是烫在你的心上了,你的心上就有了一个我的记号。你就是我的红苹果了,永远都是。”
  
  韩雷把我抱得更紧了,他轻轻吻了我的额头,又轻轻吻了女儿的脸蛋,说:“请相信,我会好好爱你们。”
  
  窗外一股清新的风,透过窗帘吹了进来。我的世界,一片温馨。
  
  忽然,韩雷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了,手猛地一抖,脸色也大变。
  
  我问:“怎么了?”
  
  韩雷说:“是小巷发廊。该死!她说要和你说话。”他又对电话那头恶狠狠地说,“你到底还要怎么样?”
  
  我接过电话来,说:“有什么事,你说?”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轻柔,说:“我没有恶意。我只想和你说几句话。没有想到,是你,结束了我的邪恶之旅。我是一个被男人骗来骗去的女人,我曾经是一个多么清纯的女孩呀,我也有美好的梦想,也憧憬着美丽的爱情,可是,我的遭遇让我恨起了所有的男人。我沦落风尘,开始了邪恶的报复之旅。在这之前,我介入到了17个家庭,纠缠着,打击着,报复着,我从中得到了快乐。是你对爱的态度,让我开始反思,我才35岁,我还有未来,我还要去追求我的幸福。”
  
  听到这里,我看了看韩雷,韩雷看了看我。那一刻,我觉得很开心,也很欣慰。
  
  “我要走了。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我的生活。真的谢谢你。我说了这么多,你不想和我说一句什么吗?”
  
  我想了想,说:“那么,我只有一句话送给你——爱,是一只美丽的红苹果。你的那只红苹果,早已经有了你的标记,就在千千万万个当中,请相信,你迟早会找到它并能拥有它的,只要你不肯轻易放弃。”
 

地址:缅甸孟平经济开发区105号电话:153-3162-6661传真:153-3162-6661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8 www.0516sb.com 缅甸万丰国际 版权所有缅ip3646462656技术支持:万丰国际设备